CN / EN
banner圖
掌握核心技術 駕馭光的運用

行業新聞

Industry News

新製造是忽悠還是趨勢?

日期:2020-04-27 來源:币游国际

工業巨頭走技術驅動,縱向整合產業鏈;網絡大佬憑應用驅動橫向突破,未來兩者將殊途同歸。

新製造是忽悠還是趨勢?_heydanbo.com

盡管對新製造的熱議已過,但並不妨礙新製造開花結果。從大白兔奶糖唇膏、回力球鞋到故宮日曆到改良旗袍,一大波以新製造為名的新國貨頻頻刷屏;某兒童鞋服製造商通過新零售+新製造模式,打破傳統零售模式,致力於智慧體驗式門店+智能柔性生產製造工廠。

看起來新製造正從概念逐漸落地。

新製造最初是馬雲在2016年雲棲大會上提出的概念。馬雲認為,大數據、雲計算將驅動未來製造業,新製造是製造業與服務業的完美結合。新製造的競爭力不在於製造本身,而在於製造背後的創造思想、體驗、感受和服務能力。因此未來的製造業“不是標準化和規模化,而是個性化、定製化、智能化”。

在2018年的雲棲大會上,馬雲重新提出新製造,更是把其提到一個新高度,認為“新製造是貿易Z的解決方案”,“未來made in China將變為made in Internet”。

不過,馬雲的提法在當時遭到製造業大佬們的反對。郭台銘堅定製造本位,以“兩個同意,一個強烈不同意”、“螞蟻聚集並不能打敗大象”反駁馬雲新製造的服務本位,甚至直言“實體經濟不是互聯網+,必須是+互聯網,要區分什麽是虛,什麽是實”;任正非更是用一句 “鋤頭是種地用的,不能去炫耀鋤頭忘了種地”表明立場,認為互聯網、大數據、雲計算等始終是作為工具為製造業服務與賦能。

那麽,新製造究竟是真是假?

製造業新勢力興起

不管爭論如何,一個不容忽視的現實是,諸如馬雲等網絡大佬橫向切入,大有外行顛覆內行的勢頭,要革傳統製造的命。

憑借“互聯網+”、“AI+”兩大“神器”的多元化嫁接,製造業的新勢力互聯網企業正麵大量廣地對傳統製造業進行全麵格式化,搶起了它們的飯碗。阿裏巴巴正嚐試以物聯網改造傳統製造業。阿裏雲的"達爾文計劃",就旨在通過一係列包括平台、芯片和微基站在內的全鏈路生態服務,交付給企業一張自有可控的物聯網。不僅在雲端打造三大物聯網平台構築 “雲上閉環”,還在Lora(當前主流物聯網製式)芯片、模組、終端、網關、網絡運營商、應用提供商、第三方服務提供商等方麵都進行了布局,一轉眼阿裏已成全球唯一打通全鏈路LoRa生態的雲廠商。

由此看來,“再造10萬個ZARA”可不是馬雲拍拍腦袋想出來的口號——阿裏雲已聯手淘工廠,助其實現生產流水線智能化。百人規模工廠的改造成本僅在5萬元左右,算法優化生產流程後排產提升6%,交付周期縮短10%,實現了製造業和服務業的完美結合。可以說,利用互聯網平台達到聯結資源、係統集成的效果,馬雲的“新製造”正在進行中。

工業巨頭的全產業鏈

工業巨頭則縱向整合布局,深耕全產業鏈以迎接挑戰。外有中美貿易摩擦,美國直接衝擊中國製造;內有去產能與環保風暴雙重壓力,倒逼製造業轉段與升級。夾擊之下,工業巨頭勢必要將目光轉向全產業鏈的布局,一手產業鏈內置,一手高科研投入。

對此,國外傳統製造企業可供借鑒。韓國工業巨擘三星在垂直整合、內置產業鏈方麵已達到全球頂尖水準。憑借在芯片、內存、屏幕等多個關鍵技術及部件的自研優勢(三星占有全球中小尺寸OLED屏超過九成的市場份額,並且是全球最大的存儲芯片企業),三星始終牢牢占據終端產品研發、供貨、價格等方麵的優勢。

國內方麵,富士康也不甘落後,去年,宣布投資3.4億美元研發人工智能,隨後斥資45.8億元打造南京研發中心;今年又決定在印度海德拉巴市設立先進工業人工智能研發中心。郭台銘更在股東大會上表示“內部計劃在5年內把工人拿掉80% ,如果5年做不到,10年內也會做到,因為科技已經在這裏了”。

應用驅動PK技術驅動

二者都將目光聚焦於互聯網、雲計算、物聯網、人工智能、大數據等領域,勢必展開交鋒,但路線卻注定不同。互聯網企業作為外行進入製造業,必然走的是應用驅動路線。

這是因為,經過近二十年的發展,頭部互聯網公司手中掌握著囊括社交、消費、支付、生活等諸多分野的天量數據與海量應用場景,足以使其基於大數據與雲計算研判,從消費端反向精準切入生產端需求,譬如百度就以自動駕駛搶占未來汽車行業“C位”。

即便是沒有掌握核心技術,也可通過資本收購“一步到位”占得先機。蘋果在AI領域就試圖憑借資本收購“後發先至”,已經成為AI初創公司第二大最活躍的並購者。阿裏更是在芯片領域對工業巨頭們下了“戰書”——不僅收購中天微為其隨後成立獨立芯片公司“平頭哥”鋪路,還先後投資寒武紀、深鑒科技、Kneron、ASR、Barefoot Networks等五家芯片公司。

工業巨頭卻不約而同地選擇以技術驅動破局。畢竟,工業巨頭大多在行業內耕耘多年,具有獨占的豐富經驗與技術優勢。

以華為為翹楚,去年,華為的研發費用達到了153億美元(約合1029億元),相當於五年前研發投入的兩倍多。不僅於此,在全球研發投入最多的企業中,隻有亞馬遜超越這個增長速度。

麵對網絡大佬的來勢洶洶,“你有‘平頭哥’、‘達爾文’的張良計,我也有‘達芬奇’做過牆梯!”——基於全新的AI架構“達芬奇架構”,華為自研芯片昇騰310則是目前麵向計算場景最強算力的AI 芯片;昇騰910則是目前發布的所有芯片中計算密度最大的單芯片,可達256個T,比英偉達V100還要高出1倍。通過1024個昇騰910,華為創建了迄今為止全球最大的分布式訓練係統Ascend Cluster,性能高達256個P!

新興生產力的時代篇章

兩條路線看似你來我往,鬥得水火不容,但卻終將相互擁抱、殊途同歸,因為二者本質上都是在生產力更迭的浪潮中對新興生產力的探索。回顧曆史,每一次生產力的迭代都開啟了一個嶄新的時代篇章。

農業文明的生產力集中表現在以小農家庭為單位的勞作,土地是最重要的生產資料;工業文明伴隨工業革命興起,規模化、工廠化生產迅速拉開城市化與現代化的帷幕,人仍然是最主要的生產力,能源則扛起生產資料的大旗,煤炭石油、電力機械等都給人的生產方式、生活方式帶來巨大變革;

互聯網則是信息文明的橋頭堡。伴隨“互聯網+”對各個行業的格式化,人類已推動了下一個時代——“智能文明”的第一道大門,僅是縫中流出的些許微光就已令人驚歎不已。

在科技革命的大浪潮中,未來或許所有的公司都將是科技公司、物聯網公司。正如當初銀行業是“恐龍”被支付寶衝擊,出租車是“老古董”因滴滴改造,零售業是“化石”被網購釜底抽薪一樣,新製造也將徹底顛覆舊製造,迎來合縱連橫、縱橫捭闔,即既有技術與應用雙輪驅動,又有縱向產業鏈整合與橫向格局突破。

新製造新格局

未來新製造,大數據與雲計算將是生產資料,互聯網、物聯網是生產關係,而科學技術將是第一生產力。

在此格局下,製造業麵貌也將煥然一新。

其一,“無人工廠”將成新製造的主流。未來,一個共享雲足以鏈接需求端與供給端,工廠通過物聯網接單後,內置的AI總控將自主編程設計最優製造流程與工期排表,並進行完全自動化生產與品質檢測;從設計、生產、物流、交付,到設備檢修與維護,都可以實現完全“無人化”。然而,一旦某個節點出現問題,“無人工廠”或將如多米諾骨牌般被連鎖反應擊潰。

其二,新製造企業生態將呈現超大與超小並存的兩極格局。未來,新製造企業既可以是體量龐大的“無人工廠”,甚至“無人園區”,實現產業內置,達成全產業鏈的優化配置;又可以是“家庭小作坊”式的個人工作室,滿足極致的個性化與體驗化需求。

屆時,互聯網與物聯網企業、製造業與零售業企業等都將逐漸一體化,網絡大佬與工業巨頭爭鋒的對決也將隨之消弭。


返回列表