CN / EN
banner圖
掌握核心技術 駕馭光的運用

行業新聞

Industry News

區塊鏈為數字政務帶來新契機

日期:2020-05-06 來源:币游国际

數字中國是一個包括數字經濟、數字政府、數字社會“三位一體”的綜合體係。其中,數字政府是重中之重,將點燃新一輪改革創新的核心引擎。2018年7月31日出台的《國務院關於加快推進全國一體化在線政務服務平台建設的指導意見》提出,要在2022年底前,全麵建成全國一體化在線政務服務平台,實現“一網辦”。當前,數字政務仍然麵臨數據孤島、網絡安全、監管缺失、效率低下、成本高昂等痛點,區塊鏈可為數字政務提供新的解決方案。

區塊鏈為數字政務帶來新契機_heydanbo.com

數字化時代,傳統政務服務開始向“互聯網+”數字政務服務轉型,而數字政務的發展至今已經過了三個階段的迭代。數字政務1.0時代通過Web技術將政府信息數字化,也就是電子政務時代;數字政務2.0時代通過移動互聯網技術將政府服務數字化;數字政務3.0時代通過大數據、物聯網、人工智能等新興技術將政府組織數字化。所以說,數字政務是電子政務發展到更高階段的產物,是一種數據化、自動化、智能化、智慧化形態的電子政務。

信息共享是建設數字政務的前提,然而我國的數字政務建設長期存在“各自為政、條塊分割、煙囪林立、信息孤島”等問題。出於數據安全因素的考慮,數字政務體係內各個政府部門之間信息孤島非常嚴重,數據共享在現實情況下往往難以推進。究其原因,最大的難點在於政府部門作為天然的中心化管理機構,不可能接受完全去中心化的業務流程。因此目前,在政務數據共享領域,存在辦事入口不統一、平台功能不完善、事項上網不同步、服務信息不準確等諸多痛點。

此外,數據的安全可信流通也是數字政務發展麵臨的另一大考驗。第一,電子數據容易被篡改,且沒有時間標識,其完整性和真實性急需可靠的技術驗證手段;第二,電子數據的複製成本幾乎為零,這使得電子數據容易發生泄露,與傳統載體相比,互聯網間接提升了電子數據泄露的風險;第三,信息化的快速發展使數字政務不隻滿足於專網環境,如何確保數據在不可信的互聯網環境下可信傳輸是一個亟待解決的問題。

區塊鏈去中心化、不可篡改、非對稱加密、可追溯等特性,正好契合數字政務對於數據流通安全性和可信性的需求,通過共識機製構建一個多方參與的信任網絡,進一步實現互聯網與政務的深度融合,優化政府業務流程,使得政務公開真正走向陽光、透明、可信。

區塊鏈有助於建立對數據流通的信任機製。在傳統的集中式數據庫中,一個實體部門通常負責收集、保護和共享信息,而分布式的區塊鏈節點能夠幫助各部門在不依賴第三方的情況下在數據傳輸過程中對數據真實性、原始性進行驗證,從而確保數據傳輸的可信關係。同時,區塊鏈可以創建可信任的信息審計跟蹤,實時記錄數據的位置、用途、訪問者等等,極大地提高數據處理和流程的透明度,並且在政府環境中防止信息的濫用或偽造,實現有效監管。

區塊鏈可提升服務效率並降低信息係統運營成本。區塊鏈通過智能合約預先約定數據自動化處理流程,在網絡數據交互中有利於提升工作效率。其自動化的分布式結構,在節省數據處理成本、減少運營負擔的同時,可以提高係統的健壯性。各部門業務數據同步不需要再全量向中心化數據交換係統進行冗餘複製,既減少了各部門工作量,又在具體跨部門業務發生之前保護了部門間的數據隱私,也減少了信息化服務中心對中心化係統的維護負擔。

區塊鏈同步實現信息共享和數據隱私保護。通過區塊鏈來構建相關的部門聯盟,利用區塊鏈數據的可信性來實現數據共享,借助區塊鏈的加密來實現隱私安全的保障,從而實現了數據的全麵歸集,做到了權責分離。根據係統的設計方式,管理員可以開發複雜的許可方案,在多方參與的情況下控製誰可以訪問哪些類型的信息,哪些信息可以由誰共享等等,即允許政府部門對訪問方和訪問數據進行自主授權,實現數據加密可控,實時共享。
作為我國區塊鏈落地的重點示範高地,政務民生領域的相關應用落地集中開始於2018年,多個省市地區積極通過將區塊鏈寫進政策規劃進行項目探索,主要應用於政府數據共享、電子發票/票據等細分領域。

在政務數據共享領域,區塊鏈技術從真實、安全、平等、高效四個特性出發,利用不可篡改、密碼學、分布式、智能合約這四項主要技術,將政務數據共享平台顆粒化和去中心化;將區塊鏈技術運用在“互聯網+政務服務”服務平台建設中,完美解決了數據的實時共享、鑒權變更和安全利用之間的矛盾,並實現了數據提交、信息核對、詳情查詢、評估結果四種數據交互方式,解決了部門之間數據權限的管理和引用問題。例如,2018年10月,廣州開發區的“政策公信鏈”是區塊鏈政策兌現平台,旨在提高政府政策兌現業務處理效率。2019年4月,北京市海澱區推出基於區塊鏈等技術的“不動產登記+用電過戶”同步辦理的新舉措,實現以二手房交易為主題的各項服務的聯動辦理。

在電子發票/票據領域,基於區塊鏈的去中心化、不可篡改、分布式共享、隱私保護等特性,可以追溯發票的來源、真偽和報銷等信息,解決發票流轉過程中一票多報、真假難驗等難題。具體來說,區塊鏈技術應用於數字發票係統,可以確保電子發票信息在產生和存儲過程中的唯一性,實現確權認證;可以實現企業或個人電子發票上的數據信息在產生和存儲過程中無法偽造、不可篡改,確保數據真實;可以從技術層麵上建立起不同企業、機構和個人各方之間的信任。例如,2018年8月,國家稅務總局深圳市稅務局主導,騰訊技術支撐的區塊鏈電子發票“稅務鏈”項目上線。2019年6月,浙江省區塊鏈醫療電子票據平台上線,該平台由浙江省財政廳發起,利用螞蟻區塊鏈技術共同推進,旨在優化用戶就醫流程。

區塊鏈技術作為一項新興技術,雖然政府也在推行,業內也在探索,但依舊存在著一係列需要思考的現實挑戰。

首先,技術水平層麵本身不夠成熟。區塊鏈技術在係統穩定性、應用安全性、業務模式等方麵尚未成熟。從性能上看,無法同時滿足“高效率”“去中心化”和“安全”這三個要求,區塊鏈上可進行的交易吞吐量不高,高頻次業務需求難以得到滿足;從能耗上看,工作量證明等共識算法能源消耗大、成本高,使得區塊鏈浪費大量全網計算力和財力;從生態上看,目前區塊鏈產品不成熟,缺乏相關的開發、集成和運維體係,我國在區塊鏈開源平台上缺少話語權和影響力;從監管上看,加密技術對合法監聽、客戶識別、反洗錢等監管手段帶來不小挑戰,同時區塊鏈的多方協同治理也對監管提出更高要求。

其次,業務落地層麵基礎設施尚未健全。區塊鏈僅能解決技術層麵的問題,但在業務落地層麵,數字政務的深度應用和廣度應用在各個地區之間的發展仍不平衡。所謂廣度,體現在可於網絡辦結的政務事項或環節大幅增加;深度則是指各類政務辦理已開始擺脫物理環境的辦事大廳窗口,逐步轉移到依托電腦或手機等辦結。當前,多地部門間的數據交互機製、共享數據庫等基礎準備還未建立或完善,一定數量的政務服務還未實現網絡化電子化升級,部分政務服務即使已經電子化也沒有得到大規模應用,App實際注冊率不足1%。

再次,行政思維層麵需要開拓創新。曾經各部門和機構之間權責不清,各自為主,信息處於封閉狀態,不敢分享,也不想分享。數據共享難以真正推進的最大難點在於政府部門作為天然的中心化管理機構,不可能接受完全去中心化的業務流程重塑。人民網曾發表評論:“若想做活政府App,使其真正成為民眾生活的助手、公眾輿論的容器,功夫在App之外,在於激活運營、管理、製作App的一個個政府部門,激活政府僵化的工作機製,提升政府‘以人為本’的服務意識,根本轉變政府職能。”所以,未來“區塊鏈+數字政務”能否真正實現,主要取決於政府是否願意以及多大程度上願意接受去中心化改造,告別懶政,升級新的行政思維。

區塊鏈作為一種新技術,為數字政務服務的改革和創新打開了一扇窗。有關部門應該聯合區塊鏈企業成立相應的合作推進機製,加強統籌推廣步伐,加快相應的技術標準建設。地方政府可以依托國家重大戰略,選擇典型領域進行應用探索試點,促進地方特色產業發展。技術服務商首先要擁有自己的技術力量,其次要對政府之間的係統、部門和部門之間使用場景有較深入的理解,才能設計出務實的能使用的係統。同時需要注意的是,區塊鏈技術絕不是解決所有問題的方法,需要找到適合的場景才能使其發揮應有的價值。


返回列表